• 网站首页
  • 梓轩动态
  • 企业简介
  • 调查案例
  • 服务项目
  • 联络我们
  • 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梓轩动态 > 外遇调查
    我在外面听着那些话心酸得泪都流了下来

    妈笑着对我说:傻闺女,咱俩这不是过得很好吗?后来我到北京去读大学,大四的时候,班里一个比较优秀的男孩子追求我,我说:我只有一个条件,毕业后你能跟我到我的家乡工作吗?回头那个男孩再没了音信。大学毕业后,我义无反顾地回到了那座小城市,考取了一个公务员的职位,那年我们班就只有我没留在北京。

    我不觉成了二十七八岁的大姑娘,这几年我也谈过几个男朋友,但都因为我提出要和妈过的要求,最后都吹了。在我这个年龄段大都是独生子女,我的要求太过于苛刻。看到这些这可把妈给急坏了。那天妈对我说,妇联组织了一个相亲大会,主要是给我们这些大龄青年准备的,说完就拉着我走。到了那里一看,孤男寡女还真是不少,有好多都是父母陪着来的,这里面还有好多老年人来相亲的。

    我们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合适的,这时我们碰到了一个熟人——范叔。范叔是当年和我爸妈一个厂的工友,和我爸的关系不错,那时还经常来我家喝酒,范叔只有一个儿子,大学毕业后出国成家了,老伴前几年也过世了。
     
    我问范叔你来干啥?范叔低头显得闪烁其词,我知道他是来找老伴的。我把他拉到一边问:范叔,你看我妈怎么样?范叔红着脸笑了。我问妈同意不?令我没想到的是妈很痛快地答应了。那天我回家,妈没注意到我,我听妈和范叔在说闲话:你看我这身体也不好,我真不想再去拖累你,但我看明白了,我这样有伴儿了,我那闺女就可以放下包袱去找对象了,我在外面听着心酸得泪都流了下来。
     
    我和哥是双胞胎,只所以叫他“哥”,是因为他比我早出生两个小时,当我“呱呱”落地的时候,产科医生在产房内高喊:“又是一个小子!”这声一出,把在产房外等候的父亲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。父亲没有个不害怕,这在当时的农村,河南私家侦探两个儿子就是要娶两个媳妇,就要盖两套房子,就要准备两份要命的彩礼。
     
    我家里在村上算是贫穷户,老一辈上没留下个厚底儿,父亲的身体又不是很好,当时就是能依靠几亩薄地解决温饱的水平了,因此,哥哥和我的到来就预示着父亲要和贫穷困苦相伴一生,他没有个不害怕。
     
    本文网址http://www.zzzentan.com/wydc/947.html
    新闻中心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电话:
  • 联系:
  • Q Q:
  • 地址:
  • 友情链接: 广州宏泰调查公司 上海外遇调查 南京飞龙调查公司 深圳私家侦探 南昌盛邦调查公司
    河南私家侦探-河南外遇取证_河南婚姻出轨调查_郑州梓轩侦探调查公司